两位VR创业者的GDC游学记—-English

持续一周的GDC近日刚刚落下帷幕,相比于不温不火的CES,本届GDC上涌现出了很多令人眼前一亮的VR游戏以及开发工具,包括Epic的《Robo recall》、CPP的《Sparc》、LG的STEAMVR头盔等等。

此前刚刚发布了8K分辨率、200°FOV VR头盔的小派科技,两位创始人CEO翁志彬和COO唐剑虹也前往了美国西雅图参加GDC,并参观了著名的斯坦福VR实验室。在青亭网的邀请下,两位创始人讲述了这段经历和自己对今年GDC的一些感想,经过青亭网编辑呈现给读者,从资深从业者的视角展现今年GDC上VR行业的一些变化。

斯坦福虚拟现实实验室

对话斯坦福人机虚拟交互实验室主任Bailenson教授

虚拟交互实验室位于斯坦福校园的一隅,是任何想要探寻虚拟现实技术的人们必须要巡礼的圣地。二十年以来,美国军方、NASA、各国的首脑都曾是这个实验室的访客,而最传奇的故事当属Facebook扎克伯格。据传,扎克伯格曾在2014年拜访过斯坦福虚拟交互实验室的主任Jeremy Bailenson教授,而在这之后不久,小扎就以20亿美元重金收购了创立不过两年的Oculus。

在实验室中,唐剑虹和翁志彬见到了Bailenson教授,教授的个子不算很高,非常的热情。大家轮流来体验他们带过去的小派8K头盔时,教授会准确叫出每个人的名字,仔细询问每人的看法。很准时,也很会利用时间。

根据涉身认知(embodied cognition)理论,人类通过与外界互动学习新知。教授把VR看成是人的延伸,所以怎么与VR相处,交互,成为他研究的重点。 Bailenson教授的博士课题就是认知心理学,研究项目是人脑对虚拟现实的真实反馈。VR内容应该被看作人的一种接近真实的经历,而不是和小说电影等虚构的故事。VR技术成熟之后,人们打球将不再需要球棍,踢球也不再需要买球鞋,你的大脑会相信一切虚拟的都是真的。

教授曾经向WSJ华尔街日报记者表示,VR不仅能够改变人们的感受,也能够改变人们的行为。比如说虚拟现实有助于帮助人们换位思考,缓解种族歧视的问题。当人们在VR里中看到自己变为另一性别肤色,同时得到来自类似现实世界的反馈,人们会意识到种族歧视对人类心理造成的创伤。而VR对人的改变,远远深彻于看视频或图文。

除了VR学术研究之外,Bailenson教授最感兴趣的领域是运动教学。教授联合创办了STRIVR VR公司,帮助全美球队运用VR技术进行训练。目前全美已经使用了超过75套STRIVR VR训练系统,包括斯坦福大学采用VR技术训练橄榄球队,NFL达拉斯牛仔队建立的VR训练室等。

Bailenson教授表示, 如果人在虚拟世界里的行为,不同与现实中的行为,那么交互的难度就会增加,现实感就会降低。因此,虚拟现实技术的瓶颈,或者需要解决的问题,在于如何无限趋近人在现实生活中的状态。

以射击类的游戏为例,市场上大多数头盔在110°视场角左右,当有目标在超过110°的视角里飞过来的时候,玩家必须更高频次的左右来回转动头部,才能保证在合理的时间里,发现目标。当头盔视角做到200°以上时,才能更接近真实环境,大家不用受头盔视场角限制而频繁的转动头部来寻找棒球,而是像现实生活中一样,使用余光观察场上情况,迅速瞄准目标并准备好下一步动作。